相关文章

海外采购商人:义乌商品质量越来越好

    在义博会现场,挂着“采购商”吊牌的,不少都是来自全球各地的“老外”,他们操着各国语言,穿戴着各国特色的服装。他们所需要的商品在这个“大集市”上,几乎都能买到。来自孟加拉国的塞夫拉就是其中之一,短短一上午,他就相中了水龙头、卫浴挂钩、建材、红木家具、拉链等五花八门的商品。

    从1989年至今,塞夫拉在中国做生意已经超过了20年。“河北、山西、上海、北京……Everywhere!”塞夫拉扳着手指,细数他在中国做过生意的地方,其中他最经常出现的地方还是义乌,因为“这里什么都有”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参加义博会了,谈起生意来,几乎一点也没有障碍。在一个红木家具摊位前,他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做工,又认真听了一下手指敲打木板发出的声音,露出了满意的表情。他向家具老板要了一本目录册,并示意他们将名片订在目录上,随后从左口袋摸出自己的名片,右口袋摸出一张代理其外贸业务的外贸公司名片,交给对方。“OK,这样就算生意谈成了。”塞夫拉用并不流利的英语告诉记者,接下来,他会委托外贸公司去谈价格,价格谈妥后签订合同,之后所有的报关、物流等工作也由外贸公司全权办理。

    在义博会上,塞夫拉要采购的商品五花八门,刚离开红木家具摊位,他就走进了一个卖淋浴龙头的摊位,随后还挑选了几个轴承螺帽,连拉杆箱、拉链、袜子的摊位,他都没有放过,“我在国内有四家公司,买卖的几乎都是从中国,尤其是义乌采购的商品。”

夸奖产品质量提高不少

    “欧美的采购商来得少了,我来得多了。”说起这两年义乌遭遇的外贸危机,似乎与塞夫拉也没有太大的关系,一方面因为塞夫拉在孟加拉国的订单没有减少,另一方面义乌商品和商贸环境给他的印象也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在来义乌做生意之初,他的朋友曾有过一次不愉快的贸易经历,让塞夫拉记忆犹新。当时,他朋友采购了一批建材配件回国销售,看货验货时都没有问题,但货品运回国后,开箱一看,装箱的居然并不全是当初验收的货品,以次充好、产品质量不过关、物流不及时等问题,是塞夫拉刚到义乌做生意时碰到过的问题。“现在好多了。”塞夫拉告诉记者,尤其是这两年,他发现义乌小商品的质量比以前要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塞夫拉说,现在义乌的贸易市场非常开放,竞争厂家也多,“每个厂家必须要有质量好、价格便宜的商品,我才会做他们的‘回头客’。”

自称在义乌生活很方便

    塞夫拉的中文不好,只会“你好”、“谢谢”这类常用语,但不会中文丝毫不会影响他在义乌的生活:“方便”是他对义乌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和你做生意的人都会说英语,我学不会中文也没关系。”在义博会上,塞夫拉逗留的每个摊位上,都有会说英语的业务员能和他洽谈生意,代理他业务的外贸公司还特地为他请了一个翻译,贴身陪同他参观义博会。

    走出了义博会,塞夫拉的生活也没有太大的困难,“这里有四五十万外国商人呢”。在义乌实地走访后记者发现,在这里遇到外国人的几率,比走在上海的陆家嘴还要高。而且,由于长期在义乌从商,各个国籍的外商在义乌也形成了居住的“片区图”:义驾山社区和城东的鸡鸣山社区以阿拉伯人为主,东洲花园小区里住着众多的韩国商人,此外,开在老市场附近的“中东街”是外商最密集的社交场所,周围还有不少穆斯林餐厅、土耳其烤肉店等。

    塞夫拉还在义乌交了不少当地的朋友,知道他来义博会采购,他还和朋友们相约晚上一起去吃中国菜。

    今年,义博会到会采购商预计在17万人次以上,其中像塞夫拉这样的境外客商将达到2万人,境外贸易团队80个左右。